張暖雅心靈獨白:性感不應該成為我的負擔2015-05-18

 

 

  這兩天晚上都不太睡得著,不過心情是很不一樣的。8月2日前,我總是在為演唱會的主持工作擔心。緊張不是因為第一次主持,而是因為主持的是我很喜歡的歌手孟庭葦姐姐的演唱會,所以內心甚是忐忑,怕自己弄砸了。加上之前網上又有一些覺得我不應該來做嘉賓主持的言論,好勝心強的我更加覺得應該爭一口氣,做出點樣子給那些隨意評論我的人看看。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失眠了。晚上躺在床上總是想著什麼樣的語言既得體又能調動觀眾的積極性;又或是萬一出現什麼突髮狀況應該怎麼處理;如果有人喝倒彩我該回應些什麼。所幸的是,預想中的窘況都沒有發生,演唱會圓滿結束了。本以為可以睡個好覺,誰知8月2日演唱會結束的當晚,我又失眠了,這一夜更加百感交集,曾有命理大師說我一生是非不斷,腦海反覆浮現從小在山東求學,上海工作再到香港出道,最後台灣落地全新出發的種種.。

 

  我曾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過,對於不了解我的人對我做出的評價,我就不需要理會。雖然可能很多人也試圖了解我,他們本未曾聽說過我,只是百度了一下我的名字,跳出來的結果是關於我裸照流出,或是出演三級片的消息。不到半分鐘,他們已經對我打上了各種負面標籤“艷星”“不檢點”,更有些人覺得他們已經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可以對我指指點點。而我,覺得我應該為自己發聲,只為了那些想要了解的人可以有多一個渠道知道更多的信息,做出屬於他們自己的判斷。

 

  偏見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可能就是因為我經常以性感形象示人,很多人會因此聯想到我生活作風不檢點,甚至認為我所得到的都是用姿色換回來的。就連這次鬧得沸沸揚揚的孟庭葦姐姐離婚事件,似乎都因性感女星的插足變得更加合理。可是他們是在2013年1月就離婚的,而我是在2014年5月才認識張志鵬,難道我也跟風了一把時下最流行的穿越,回到過去去插足的嗎?

 

  況且我也不是一直走所謂“性感”路線的。我出生在山東威海,童年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父母嚴厲但是很愛我。成績不好不壞,長得一般,還有點黑。可能因為沒自信,也不太敢跟同學溝通,在班上屬於隱形人。就這樣風平浪靜地考上了山東本地的一所大學,選擇了英語專業。我很慶幸我選擇了英語,它給我的世界打開了另一扇門。因為學語言,我迫不得已就要和很多人交流,而我的外教老師也會想各種方式讓學生用英語表達意見,參與討論。漸漸地我開始沒那麼自閉。老師有次還說我的膚色很漂亮,是被陽光親吻過的,她說許多外國人還想度假時專門晒成我這種膚色。膚色不夠白皙一直是我的困擾,但是原來還有人認為我這樣的膚色是漂亮的。我是真的很開心。當然如果你後面期待我突然打通任督二脈,在大學搖身一變成為風雲人物,那我可能會讓你失望了。

 

  大學畢業后,因為漸漸開朗起來,我決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選擇了上海,只因為它離家沒那麼遠而且也有大海。剛到上海的時候,我很幸運地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讓我可以不用父母的錢在上海生存。第一份工作的老總是一個對員工要求很高的人。所有的員工在穿著打扮,待人接物上面都要嚴格培訓,一點馬虎也不能有。讓我彷彿有一種其實是在替穿Prada的惡魔打工的錯覺。我的主管是一個挑剔的義大利女人,當時我快被她挑刺挑得抓狂,現在想起來我要感謝她,我在她的挑剔中鍛鍊出了自己的耐性,也培養出了自己對工作精益求精的態度。

 

  在一次朋友聚會上,我認識了我的前男友。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正瀕臨破產。我們相戀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事業中,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事業有了轉機。我們甚至已經到了準備結婚生子的地步。至於我在網上流傳的裸照,其實也是因為我打算在要孩子之前,為自己的青春倩影留一個紀念。那組照片是我請一個攝影師好友拍的,照片里只有我,就連我的前男友我也沒讓他入鏡。可能有些人只能共患難,不能同享福。就在我因為生活一切走向正軌,出門旅遊休假的時候。我的前男友移情別戀了。我迅速結束了彼此的關係,快到連我自己都沒料到,我逼自己千萬別多想,生怕自己魔怔。我們本來說好我旅行回來后就結婚的。

 

  我失戀了,在自己租的屋子裡宅了整整4個月後,正好香港的朋友邀我去香港,我決定出門散心。香港和上海很像,可能因為在上海有不好的回憶,我一去香港就想留在香港工作。通過朋友的朋友,我認識了我的第一個經紀公司老闆。他看了我后,說可以簽我做藝人,我很驚訝同時也覺得不靠譜。不過因為急於逃離上海,我答應了。我向朋友借了足夠的生活費就這樣開始了在香港的藝人生活。

 

  我現在的老公Mark,就是在我剛去香港不久認識的。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的緣分很奇妙。我和前男友談了快三年戀愛在快結婚的時候吹了,而我和Mark 只認識了不到半年就結婚了。這應該就是在對的地方遇到對的人了吧。而我因為有了家庭做後盾,在事業上更加進取。我自己爭取到了《喜愛夜蒲2》的一個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富家女的角色。《喜愛夜蒲1》在香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它的續集自然也能取得很多關注。接著,Mark有了《一路向西》的劇本,作為一個新人導演,他很難召集到合適的演員來演這部戲。而我作為她的妻子,我看她每天為選角的事焦頭爛額我也很心痛。我就問我能不能幫上忙。Mark 說其實有一個混血兒的角色很適合我。我問會需要裸露嗎?Mark說當然不用。我也放下了心頭的一塊石頭。雖然《喜愛夜蒲2》是三級片,可是我在裡面是什麼都不用露。我害怕萬一《一路向西》需要裸露我該怎麼辦。專業的演員在演出的時候是需要為角色服務的。可是我也擔心如果父母,或是親朋好友知道了以後會不會不好。《一路向西》很成功,我在香港也聲名鵲起。

 

  我有了和美的家庭,上升期的事業,一切似乎都好了起來。公司建議我趕快著手4件事:美白,減肥,學廣東話,學做DJ來拓寬我的演繹事業。因為不會廣東話,我的角色永遠都只能說英文;外形的限制,我只能演一些混血兒或者海歸;至於DJ,則是可以幫公司多接演出活動。公司提出要求后,每一樣我都如火如荼的進行了起來。我用三個月學會了廣東話,3個小時學會了打碟。美白,減肥則是長期戰爭。公司開始安排我去各個夜店打碟演出。我還記得第一場演出,我因為緊張全程盯著打碟機。教我的DJ在回程的車上告訴我他為我當晚的打碟表現打100分,但是為我的演出打0分。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是以一個明星藝人的身份去的,我需要跟觀眾互動。回到家后,我上網搜索了上百段別人的DJ現場視頻,嘗試去模仿學習。終於知道怎樣調動觀眾的情緒,怎樣圓滿完成演出。我也遇到過很混亂的演出場所:不明所以的人突然闖進我的休息室,而我的隨行工作人員又失聯;演出結束后,主辦方突然要求我留下去見重要客人。雖然種種危機最後都被化解,有些時候回想起來難免眼皮要跳一跳。

 

  我和前公司的解約是我做了許久思想鬥爭的結果。簽了公司以來,我沒有享受到公司的任何資源,讓我成名的兩部電影是我自己爭取的;我的工作人員可以在我臨上場前跑到外面去吃火鍋;最讓我氣憤的是公司將我的邀約轉給了其他藝人。既然公司這麼不好,我還有什麼好鬥爭的呢?因為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最想逃離上海來香港的時候,公司簽了我。我覺得既然這樣,不如大家好聚好散,和平解約吧。

 

  臨解約的前幾天,我正在外地拍戲。突然有記者打電話給我,說很同情我,我的裸照在網上曝光。記者提到的裸照就是當初我為了留戀所拍的照片。我很震驚,說不可能,對方馬上就傳了照片給我,的確是我當時拍的。我表示這個照片雖然是我,但是擁有這個照片的人只有我和我前經紀公司老闆(簽約當時公司說是為了保護旗下的藝人,所以任何有可能產生負面消息的信息他們都需要掌握),我向對方表達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照片會流傳出來后就掛了電話。接下來3天我都一直關注著網上的動靜,卻並沒有看到任何照片流出。直到第四天,網上鋪天蓋地的流傳著我的裸照,我拿著滑鼠的手都忍不住抖。這個時候我反而不敢再上網了,也不敢再開手機。所有的人,不管好心還是惡意,都在問我照片的事。而每一次發問都會讓我羞愧、憤怒和無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父母解釋。我想不通,為什麼有人會做這種事,把本來私密的照片賣給報社,在網上肆意流傳。甚至還散播謠言說是我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如果我真的有這麼強大,我就不用躲起來,就連報案都得在兩場演出中間的休息時間來進行。

 

  裸照事件給我造成的困擾很大。原本和我老公稱兄道弟的電影公司老總要求我停止新片的宣傳;本來要找我代言的廠商也沒有再合作的意向;本來想要通過上網搜索了解我的人,只找到了我的所謂不雅照。我之前的努力,似乎被照片的流出沖得一乾二淨。Mark也很擔心我,帶我去泰國拜高僧。我也盡量呆在家裡,調整自己的心情。我撿起了小學以後就沒練過的書法,通過練字來平復心情。我還在Youtube上找了很多化妝視頻來學習,總覺得以前活動演出的妝都太濃,但是自己又不會畫。我還自己開了個youtube channel把化妝心得分享給需要的人。那段時間我做著一切以前想做但沒時間做的事,慢慢地讓自己走出了陰影。我到今天都不怪罪這些傷害過我的人,反之我嘗試著去感謝他們,如果將來我能成就一番事業,他們都是貢獻最多的人。每當午夜夢回傷口的記憶浮現時,我總是想者愛我與害我的人,我不想親者痛仇者快,所以我要求自己不讓關心我的人失望,更不讓傷害我的人稱心如意。日復一日,不斷勉勵自己努力上進,不斷要求自己一刻都不能停歇。

 

  機緣巧合地,在一次去北京的旅行中,認識了一個現在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他向他的公司推薦了我。緣分就是如此奇妙,我遇見了洹國際的領導人張志鵬,一位不受世俗束縛理智大氣的人。他覺得我的經歷像極了他走過的人生,所以他說很多事情都不用解釋他就能明白。正是這種理解最終促成了我們的合作。人生就是如此難以預料,你從來不知道你會遇見誰。有些經歷當時可能會讓你痛不欲生,但它們也成就了現在的你。寫了這麼長,我想感謝兩個人,一個是耐心看到結尾願意了解我的你,一個是終於鼓起勇氣為自己發聲的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