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良敦:我從小就讀田單火牛陣故事【《新即墨》專訪】2015-05-18


   一走進錦茂賓館展閱廳,那撲面而來的文化氣息就感染了我們。滿牆的書畫,各種字體、各種內容和各種尺寸的書法作品以飛揚的墨黑與乾淨的留白,引得眾多市內外書法家和書畫愛好者們流連品鑒。

  “當周良敦的書法來到千年即墨”是之前的活動宣傳語,並有“黑色展現中處處有思維,有心靈的清凈”、“線條隨筆飛舞是藝術也是修持”之語,這意蘊隨著對周良敦作品的觀瞻而一一展開。

  在一幅《理運大同篇》的草書前,周良敦說,我盼望台灣文化與大陸文化的融合,如果不能融合怎能說“大同”呢?是啊,兩岸同根同種,周良敦所表達的,正是兩岸人民的共同企盼。京劇《玉堂春》劇照中的“玉堂春”娥眉微蹙、似悲還喜,與左側周良敦手書的“破鏡重圓、終成姻眷”八字和諧呼應,正是翰墨梨園、相得益彰。一幅“江月不隨流水去,天風直送海濤來”的小中堂前,周良敦點評其意境所在。我突然想到,當下即墨於鰲山灣畔觀海聽濤,不是一樣的“水月不逐流”、一樣的“天風送濤來”?這不正是海峽對岸的書法藝術與千年即墨碰撞出的美麗花火。

  “來到即墨,能夠感受到7000年即墨的文化底蘊,我在小學歷史課本上就讀過田單火牛陣的故事,距今已整整2279年。”周良敦說。隨後,我們的交談在有關國學的問題上順利展開,他的觀點正與我國對小學低年級即開展書法教育的做法相應,並認為這才是加強國學教育的長久之計,而最緊要的是抓好師資。周良敦還表達了下一代不要丟棄繁體字的願望,這也與季羨林先生生前的大聲疾呼不謀而合,繁體字中的確深藏著博大精深的中國智慧。

  所謂文化者即“以文化之”,而書法正是涵養了中國“文化”的精髓。在一幅幅書法作品前,我們在先人流傳下來的寶庫中賞鑒經典,共品《出師表》、同吟《赤壁賦》,淺淺的海峽怎能隔斷華夏文化之脈!

 

2012年12月05日《新即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