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張惠春退隱歌壇的那些日子【音樂周刊專訪】2015-05-18

 

 

簽約內地公司 轉戰內地市場

娛樂圈浮浮沉沉,並不是所有歌手都會選擇通過“回鍋肉”“混臉熟”這樣的方式重回舞台,或者藉此成名。除了憑藉發新專輯、新作品,也有一些歌手會另闢蹊徑,找到其它回歸歌壇的出路。

 

藝人:張惠春

Saya張惠春,台灣歌手張惠妹的小妹。1997年與表妹陳秋琳Raya組合為偶像團體“阿妹妹”出道,發過3張團體唱片,1張個人EP,1999年組合解散,經過4年的空白,2003年復出發片。Saya並未停歇在演藝圈裡努力的腳步,她曾參演多部電視劇,直到2006年突然全面停止演藝事業與初戀男友在台北開設了第一家個人酒吧V.us,於2007年結婚,之後生育一兒一女,並在自己34歲生日時開設第二家酒吧A*bar。

2014年,久違娛樂圈九年的Saya復出,簽約洹國際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與孟庭葦,方季惟,張暖雅成為同門姐妹,並選擇以聯合巡迴“台北愛情故事”主題演唱會的方式再度回歸歌壇。

 

音樂周刊X張惠春

消失的日子裡 過得很充實

音樂周刊: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你的消息了,如果現在突然問你上一張音樂專輯是何時的,都有什麼歌,進錄音棚的感覺……你還能說出來嗎?
張惠春:上一張個人專輯是《想念你的歌》。除了同名主打歌之外,專輯里還有很多好歌,有很動感的、很感人的。雖然離開圈子后很少有機會唱自己的歌,但有幾首還記得啦!進棚錄音,開始當然是緊張的,但熟了就是個很好玩的地方。
音樂周刊:一定會有很多人好奇,你消失的這幾年都幹嘛去了?
張惠春:離開的那幾年,我開了屬於自己的店,認識了很多做生意的朋友,也讓我體會到當老闆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真是隔行如隔山。我很佩服那些創業的人,他們真的很辛苦……
音樂周刊:會不會有一瞬間突然覺得,從2006年停掉演藝事業結婚、生子,到今天再全面復出,這中間隔了8年,有點太長了?
張惠春:我是一個不強求任何事的人,我想這是我的缺點,也是我的優點。我覺得當下開心就好,喜怒哀樂很平均,不會去想太多未來的事。
音樂周刊:那麼當下你過得怎樣呢,現在的家庭生活如何?和小孩相處會不會更費心?
張惠春:我很感謝上帝,我現在有一對健康的兒女,他們都很愛我,也很調皮,我經歷著所有媽媽都會經歷的生活,所以你們看到現在的我,是更勇敢、更美麗、更成熟的……但我還是要說——當媽媽真的很不容易,媽媽真偉大!

 

沉寂8年 唱歌還是最愛的事
音樂周刊:從藝人的角度講,8年沒有消息,也許真的就會被人遺忘了,畢竟現在那麼多新人在源源不斷地往外冒,而且現在娛樂也越來越草根化。這不會給你帶來危機感嗎?
張惠春:對於我來說,每個年齡、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領域。不管多久,我們都需要從零開始學習。不過危機感嘛,我認為會唱歌的人很多、會跳舞的人很多,但又唱又會跳的人就少些了,還有會唱又會跳還會打拳的人就……更少了!還沒完,像我這樣會唱又會跳又會打拳還會當個好媽媽的人……嘿嘿,又更更少了吧!
音樂周刊:哈哈,看來你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就回來了。選擇現在這個時間點重新站出來,是怎麼考慮的?
張惠春:一切隨緣。時間到了,上帝就會幫你安排一條路。
音樂周刊:重新回歸歌壇的方式有很多,為什麼你會選擇去當孟庭葦演唱會的常駐嘉賓,而不是發行一張自己的專輯?
張惠春:其實就是緣分。在決定重新回到歌壇的時候,我是顧及到離開歌壇有一段時間了,但當我一開始聽經紀人說這次參與亞亞姐(孟庭葦昵稱)巡迴演唱會的構想時,我就覺得這是一種可以讓我慢慢找回在台上唱歌感覺的方法。而且當嘉賓不會有那麼大的壓力。這次演唱會的主題是“來自台灣的愛情故事”,我自己正是熱情好客南台灣的不二代表,所以沒有比這更適合的一種方式了。
音樂周刊:你就沒想過其它方式的回歸復興之路嗎?
張惠春:沒想過。唱歌就是我最愛的事情。
音樂周刊:那你這次重新回歸,想靠什麼重新贏回屬於你的熱情?
張惠春:目前主要還是《台北愛情故事》的巡演,通過一場場的巡演讓自己重新回到熟悉的舞台,找回屬於自己的熱情,用更多的表演方式來讓大家重新認識我、喜愛上現在的我。

 

當阿妹的妹妹何嘗不是一種幸運
音樂周刊:有的台灣歌手會羨慕大陸藝人的環境,認為現在內地比港台更捨得投入成本在藝人身上。你之前一直在台灣發展,現在又來到這邊,就你看到的,真的是這樣的現狀嗎?
張惠春:其實看選秀節目就知道了。當一個歌手站在台上,感受到所有專業的一切,從舞台氣氛、燈光、音響、麥克風、樂手等等,每個人都想站在那唱歌。在內地唱歌好的人很多,音樂就是要給音樂人做、音樂人玩、音樂人指導,才會專業,才會厲害。
音樂周刊:最近也有很多港台藝人通過選秀的方式在內地火了一把,比如張心傑去了《中國好聲音3》之後就引起了挺多的關注度。這樣的方式你贊同嗎?會考慮用這種方法引得更多關注嗎?
張惠春:我覺得這樣的選秀節目非常棒,可以讓很多熱愛音樂的人真正發揮出來,不管是唱歌、跳舞、創作,都有非常專業的團隊做指導。一開始知道那些節目的時候,我有偷偷想過報名來著。
音樂周刊:哇,你那時候想報名哪個節目?
張惠春:本來是想參加跳舞的……不過後來還是沒有去,也忘了叫什麼節目了,哈哈。
本刊記者:你姐姐張惠妹之前也在當這類節目的導師啊,她有沒有鼓勵或者邀請過你去上她參與的節目?
張惠春:她沒有特別說,但我知道如果我想去做,她絕對會支持我,因為她一直支持我想做的事!
音樂周刊:說到姐姐張惠妹,感覺你們倆現在真是越長越像了!
張惠春:我倆從小到大都很像啊~就連打電話給媽媽,有時她都會搞不清楚誰是誰,因為我倆的聲音也像……哈哈。但我們的個性大大不同,獅子座Vs巨蟹座,應該不用解釋大家就能知道吧!
音樂周刊:那這次重回歌壇,跟她有關係么?
張惠春:沒關係。其實我的事我都自己做主,只要不是壞事,家人都會在背後支持的。
音樂周刊:別人提到你都是想到阿妹,這一點你介意嗎?總是跟姐姐一起被提起。
張惠春:其實……本來是無所謂的,但現在我確實會困擾了,因為大家都要問我這個問題。說實話,有很多人都在羨慕我有個天後姐姐,而且看演唱會都不用搶票,我兩個寶貝還可以認識阿姨的天王天後好朋友……這麼算下來,你說我幸不幸運?

 

《音樂周刊》2014.09.01 第336期 文/本刊記者 沙茜茜